2017-11    
S M T W T F S
   01020304
050607080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尊敬的观众您好!即日起关注常州大剧院微信服务号即可使用微信支付在线选位购票!方便快捷。微信中搜索“常州保利大剧院”(头像为“在线购票”)即可!
郑佩佩主演话剧《在那遥远的星球,一粒沙》
演出单位: 郑佩佩、杨朕等
演出城市: 常州
演出地点: 常州大剧院大剧场
演出时间: 2017-05-20 19:30



当日演出中午12点以后不支持网上选位
如需购票请拨打电话
1米以下儿童谢绝入场,1米以上儿童照章购票(儿童专场除外)

 
演出介绍

套票:800元(480*2)、600元(380*2)、450元(280*2180*3)、300元(180*2)、200元(100*3)、150元(100*2

100元及以上票价,钻卡会员购票享五折,金卡】

《在那遥远的星球,一粒沙》是赖声川2002年创作并于2003年上演的一部戏剧作品。该剧虽然涉及带有科幻色彩的外星人题材,并且充满戏剧性效果,它继承了自2000年《如梦之梦》开始的对现代人以及生命的关怀,并且在现实与幻想、痛苦与快乐等生命主题的探讨上也影响了后来《如影随形》《快乐不用学》等作品。

 

20035月,《在那遥远的星球,一粒沙》在台北两厅院首演,当时正值SARS肆虐,全台公共场所人烟稀少,唯有剧场内连续十五场演出1500多个位子座无虚席,观众们带着口罩,全情投入地观看演出,时而欢笑,时而流泪,留下赖声川及其表坊演出史中感人的画面。每晚谢幕时,赖声川破例上台向观众说:未来让我们记得,这一段可怕的日子里,人都不敢跟人接触的日子里,我们曾经有一个夜晚在剧场中一起度过著名作家张曼娟看完首演后写下评论:“在人与人的距离已经比星球还遥远的时刻,大家被舞台上的故事打动,有时候悄悄流泪,有时候突然爆笑起来,那不可思议的笑声,冲破隔离与淡漠;寂寥与恐惧,直上云霄……我再一次验证了艺术的永恒与力量。”

谈及《在那遥远的星球,一粒沙》的背后,其实还蕴藏着一段非常特殊的创作机缘,导演赖声川对此也解释过:2002年春天,小燕姐(台湾著名综艺节目主持人张小燕)表示演舞台剧的意愿。我很高兴,也很感动,因为认识小燕姐的所有朋友们都知道她在痛失人生伴侣之后一长段时间都处于封闭的状态,我们都希望帮助她从那个地方走出来。我不但决定为她编一个剧,也天真的希望这个剧本可以someshow给她帮助。”

 

由此可以看出,作为本剧的编剧及导演赖声川初始的创作动机非常明显,即帮助朋友从失去亲人的痛苦中解脱出来,而这自然也成为了该剧的创作主题。剧中通过三对夫妻间不同的离别遭遇,以及他们处理这段人生痛苦经验的不同态度,既否定了幻想、逃避和依赖的方式,又以叶樱作为核心人物,在她身上传达了带有赖氏标签的生命观与宇宙观,此外,剧中还通过独特的时间意象设置,深入探讨了生命痛苦的原因以及“活在当下”、从时间中获得彻底解脱的生存理念。

 

《在那遥远的星球,一粒沙》讲述一位在台北摆地摊的中年妇人叶樱,她一直相信20年前失踪的丈夫是外星人劫走到巴纳菲尔星球上的,为此,她每晚都观测星象,期待着丈夫某一天能够归来与家人团聚。与她在一起摆地摊的小范则常劝叶樱面对现实,真实的人生都不是那么浪漫。叶樱的女儿也受不了母亲常年生活在虚妄的想象中,她和男朋友设计了出“外星人来访”的假戏,邀请小范扮演外星人,还有偶然认识的神秘富商钱大哥扮演父亲,以“治疗”母亲的“妄想”。在这个过程中,每个人内心的痛苦也都被揭开,他们也都面临各自的人生困境。钱大哥曾经遗弃了病重中的妻子,而小范则被逃跑的越南新娘所抛弃。

 

作为剧中的主人公叶樱,虽然她只是一个平凡的街头摆摊的小人物,对于生命和宇宙却有着开放的心胸和广大的慈悲。为了计算丈夫归来的时间,叶樱每天晚上都观测星空。她告诉与自己一起摆摊的小范,光是我们这个星河系就有100亿星星的上面可以有生命,所以不要以为自己那么特别,那么孤独;而她也深信丈夫说过的一句话:“你一定相信,你无意间做的一件事可以影响到别人一生,在这世界上,一粒沙吹动了,可以影响一个遥远的星球。” 当看到女儿抽烟,她就一把抢过来,生气地对女儿说:“你知道要是世界上的每个人同时点一个烟的说,大气层的氧气瞬间会多出多少一氧化碳、甲醛、福尔马林跟丁烯醛?地球会窒息,你知道吗?”这样一个尊重生命、善待生命的叶樱,导演赖声川自然在她身上注入了更多的善良与慈悲的精神。

 

虽然丈夫一无故失踪20年,但是叶樱仍坚持对于丈夫的信任与等待。20年来,她在内心中已渐渐地为丈夫勾勒了完美的形象。丈夫不仅爱家人,对家庭有责任感,还肩负着特殊使命,即拯救遥远的巴纳菲尔星球上正在濒临毁灭的生命,让外星人从他身体上下载那个构成生命的重要元素,尽管剧中没有提到这个东西的名字,但这个名字应该是“爱”,因此她能体谅丈夫离开家人的苦衷。女儿则认为,父亲是一个失业、酗酒、遗弃她们母女的不负责任的男人,她劝母亲接受被遗弃的现实,但是叶樱内心深处对于丈夫的爱还是让她选择了去体谅丈夫的处境,不愿与丈夫一刀两断或是对其心生怨恨。

 

再来看其他两个人物想象。剧中与叶樱形成并置对比关系的还有老钱和小范。老钱是一个面对痛苦采取逃避的方式却更加痛苦地人物。他抛弃了病痛中的妻子,去环游世界,试图远离痛苦,获得快乐,却事与愿违。由于老钱意识不到生命相互依存的原理,因此他企图用自私自利的方式去逃避痛苦、寻求快乐的目的注定要落空。当他向小范讲起自己在希腊爱琴海上游玩的经历时,虽然他口中说,玩得实在太开心了,但是心理上已经崩溃。老钱只注重追求利己的快乐,缺乏对于他人生命的慈悲,这种自私的行为让他永远不会感到真正的快乐。

 

小范则是一个因为执着和依赖导致自己更加痛苦的人物。他花钱买了的越南新娘跑了,他没有像老钱一样选择与妻子一刀两断,而是执着地去寻找,以致于寻找新娘成为了他心理上的依赖。他卖东西,从围巾到外星人,到盗版光碟,再到烤香肠,都是寻找妻子的结果,但是每次寻找都毫无结果,这让他更加痛苦,也开始反思自己的作为。起初他只想抓到妻子并报复她,但是渐渐地他意识到自己对妻子曾造成的伤害和真情,体谅到了妻子的处境,因此他在心理上终于放下了对于寻找妻子的执念,实现了对于痛苦地解脱。

 

在剧中,时间是一个被多次提到的意象,具体呈现为“时间有两种”和“时间不存在”两个概念,其中蕴含着颇具禅意的人生观和时间观。一般人往往认为痛苦和问题是由生活中的一些特殊情况引起的,认识不到对于时间的错误理解是造成痛苦和问题的原因。而导演赖声川通过“时间有两种”——即心理时间和钟表时间的意象设置,其实要表达的是,痛苦也根植于时间之中,以证明所有的消极心态都是由积累了心理时间以及对当下时刻的拒绝所引起的。

 

叶樱售卖的那种特殊手表有两个指针,分别代表着两种不同的时间。一种是往前走,属于大家的;另外一种就是停在那里,属于个人的冻结的时间。属于大家的往前走得时间也可以称为钟表时间,它是人们为了解决日常生活中的实际事物所设置和利用的一种客观时间;而那个属于个人的冻结时间则是指个人主观创造出来的心理时间,它是从钟表时间转变而来的。结尾,叶樱的丈夫也即神秘先生与叶樱告别时说“只要我们真正活着,时间是不存在的。”接下来,叶樱离开自己的家,从巴纳菲尔寄给女儿的幸福照片背后写着“时间不存在。”与剧中前面所提到的“时间有两种”形成了对比。这种无时间也即活在当下的状态是一种充满喜悦和圆满的生命状态,当你不在迫切地想逃离当下,本体的喜悦就会进入你所做的每一件事情中。

 

巴纳菲尔代表着一个没有时间存在的地点。它的某种程度上非常接近于“桃花源”,因为在桃花源中历史和时间也是缺席的,它是一个很正常的地方,只不过里面的人不知道历史而已。另外,从创作上导演赖声川并没有让照片定格在那个美丽的瞬间,而是通过它接下来的变化展示,它可以是热带海景的存在,也可以瞬间转换成一片沙漠的存在。最终的叶樱出现在这个地方快乐的面对这一切,同样表明她已从心理时间中解放了出来,最终从痛苦中获得了解脱,她不需要时间,时间对她来说是不存在的,而她旁边的那个神秘男人,或许是她的丈夫,或许是老钱,也同叶樱一样摆脱了心理时间的困扰,也就体验到了当下生存的喜悦与快乐。

 

《在那遥远的星球,一粒沙》时隔12年,赖声川选择重排,将其作为他个人在大陆地区的首个剧场“上剧场”的开幕大戏,并且特邀香港著名演员郑佩佩倾情出演“叶樱”一角,携手自己多年的好友,国际著名剧场舞台及服装设计Sandra Woodall,以及台湾剧场灯光设计大师简立人,共同完成对这部作品的再创作。舞台上的沙粒堆砌出各种场景,精致的投影和灯光设计,加之演员们的倾情演出,本剧将继在上海演出十几场之后,备受热捧之后。将于48-9日份登陆保利剧院与广大的北京观众见面,相信届时该剧又将为北京的观众,带来一场精彩十足且极具生命韵味的戏剧佳作。

 

 

 
推荐演出
        
2017-11-17 19:30
常州大剧院小剧场
        
2017-12-16 19:30
常州大剧院大剧场
        
2017-11-19 19:00
常州大剧院大剧场
        
2017-12-08 19:30
常州大剧院大剧场
  友情链接 >>